带枪的猎人

为文学而生,为哲学而疯,为音乐而喜。

洞仙歌·半曲

洞仙歌·半曲

 

凭来映客,几许佳珍澈。空首回闻梦激惹。奖君情?是问卿蔻朱莲晰、人意否?悄念呼红人折。

 

2018年10月6日

 

浪淘沙·登楼·青梅约客

浪淘沙·登楼·青梅约客
 
序属秋风客榻来,应邀夜语炼情怀。
既见幸尔青梅溢,教我此中暖知宜。
 
2018年10月4日

唏嘘,还能如何!

唏嘘,还能如何!

 

文/在北一渔

 

 

 

正直日薄西山,距离北上的时间越来越近,不得不说,安逸的日子呆惯了,是让人失去斗志的。

我是一个没有远虑的人,所以只有近忧。前几天知道阿满因为天分自主见习去了,这时我才对明年的自主实习有了实质性的想法,没有办法,一切都太仓促了,昨天折腾了两三处,不是本身就不接收自主实习的,就是设置门槛难以跨越的。爸爸安慰我说:“一年而已,很快就过去了,毕业了再说吧。”这个年头,没有关系,不欠人情真是寸步难行。

回到家,我看了两页西方文明史手册,我放下笔,扫了一眼这陌生的西方文明,心里问自己:我在做什么?眼前的这件事情有意义吗?

我摇了摇头,合上书,突然间又觉得,这本书或许能对我日后的创作有帮助。是的,会有的。现在,借着稍稍暗淡的阳光,我又眼巴巴的看着这本书,我意识道,我想完成的那个遥远的故事,必然融合许多领域的,历史、哲学、宗教、战争与政治……那个遥远的故事,自己不仅缺乏完成它的能力,致命的是耐心!

迷茫的时候,我偶尔会不自觉的想起刘老师在课上对我做人做事斩钉截铁的定论:每个人的失败都有他的败笔,他,脑子里充满了幻想,但是一旦付诸行动啦,就不行了。每当想起这句话,为自己的停滞不前唏嘘。

刘老师在一次课上,忘了怎么的说起那样的话,“你说不定比唏奇更聪明”,遗憾,他后面的转折点我记不得了。仔细的想想啊,多年来我自认为在语言方面不论是口语的、对抑扬顿挫的、对每个人语言特点表现出来的心理特点的敏感度,是这么的有潜力,然而当下自己依然是个外语渣。唏奇已经在奋战托福,Lucy正在备战雅思,哪能不感到唏嘘啊!

人生的失败总有他的败笔,近日突发灵感的《时空对接》在昨日重新起草之后,又辍笔了。

 

2018年3月16日

夜来一点猥琐的表情

夜来一点猥琐的表情

 

像是众鸟兽散

   每逢亥时

也好呢  可以想很多姑娘

某,某某,和某某某

 

打开一本书的感觉

合上这本书的感觉

是一样的

它还是它

关键是

自己是不是之前的自己了

 

喜欢上一个姑娘

和喜欢上另一个姑娘

是一样的

姑娘,反正都是姑娘

关键是

品味还是不是之前的品味了

 

空架子都是空架子

就看是什么类型的架子

有的是四边形

有的是三角形

 

2018年3月7日

 

以Lucy说开头

Lucy说开头

 

文/目愚

 

 

Lucy说,她和我的不同在于,知识在她的脑内是成体系的,而我的是一团浆糊。我和姐姐说,像我这种半盲不盲的着实无可奈何。出门在外,看不清吧问人,一般看不出我是有问题的,经常要么被人误会是其中有诈,抑或故意没事找事……朋友吧,附近的基本上没有了,青梅竹马都工作、结婚了;想出去走走吧,一个人真的很没趣。

慢慢的发现,我已经背离了读书的初衷,读书对我来说变成了躲避责任,消磨时光的手段。当我几天前捧着余秀华的《月亮落在左手上》时这种感觉太明显了。我惶恐不安……难道这团浆糊永远的这么浆下去?安意如、余秀华、木心,他们的作品我在品读过程中并不能像品尝美味一样的细嚼慢咽,偶尔发现自己相中的味道会仔细咀嚼一下,遗憾的是,屎都要比它慢半拍。

这时候蒋方舟进入了我的视野。

很多东西确实要看缘分的,关注她的微博很久了,可从来没看过。某天晚上去刷微博,看到她的动态,看到有网友截图Google上对她的介绍,又瞥见她去年的星空演讲,以为是什么墙内没有的,然后急不可待的去You Tube上看看——原来是腾讯视频的啊,这一看不得了,原来她是一个有傲骨的女性。正好书都要看完了,就买了一本《东京一年》,今天刚看完,是一本日记,面对日记,我决定选择性阅读,遇到艺术展览或者个别名人的专题我是不看的。我越来越欣赏蒋方舟这个人,她出身很好,妈妈也是作家,爸爸是个警察,她妈妈为了女儿成才,从她七岁吧,就欺骗她说法律规定,小孩子要是不出书就要被抓紧监狱里去。于是乎九岁成名的蒋方舟就这样被“吓大”了。

看《东京一年》过程中也看了一个她的讲座,这个人,有着文人该有的气节,有着一颗和郝景芳一样关心民情、思考社会的心,感觉这种事请一般都是男的居多,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海子他们不都是这样所以才想不开的吗?

《东京一年》其中一篇日记以香港文人江洙林(应该是这么写的)的自杀为内容,就说到一个问题,当自己发现无法改变这个社会的时候,我们应该选择去死还是苟活?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并且很有思索的必要。她应该是引用了奥登的某句诗来回答了这个问题,我很懒,不想去隔壁房间的书架上再把书拿下来了。而且蒋姑娘很喜欢奥登的样子,这本书里面至少三次提到了奥登的诗句。我的看法是,枪杆子里出政权,就这么简单——文人算什么东西,你们有枪吗?一天到晚知识分子自居,对国家对政府对社会有着怎样的蓝图,没用!

既然改变不了社会,就接受它吧,作为历史的见证者也是不错的呀。你还能靠笔杆子吃饭的嘛,一边吃饭一边嘲笑着社会如何堕落不也挺好的?见证自己的清醒,多痛快!

可惜文人就是这么的清高和心胸狭窄,容不下社会一点点污浊——一部分的文人而已。

 

大约前几天,小精灵猛的问了我一句,小说还写吗?碰巧几天前我也问了刘荷君同样的问题。她说十年内不可能写了。我的回答是。写。

《东京一年》蒋姑娘有一篇日记就提到了几位名家他们是如何为了完成一部伟大的作品而导致家庭关系紧张甚至破裂的,连马尔克斯也无法幸免。蒋姑娘说了一句,在家庭和写作之间,他们可以取舍,但是不能取舍。——大概是这么说的。

看了这篇日记我回头狠狠地审视自己,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狗屁不通的事情……忏悔录就此省略一万字吧。曾经我对刘荷君说:“我想象着某个阶段,我为了将来的那部小说,卧室的墙上挂满了天体的资料图,像面壁思过一样疯狂的恶补这些冷冰冰的物理学知识。”君子曰:“那肯定很棒!”看看现在的自己,觉得自己挖了个坑给自己。

尽管我的慢阅读渐行渐远,并非所有的如今被我束之高阁的知识都是过眼云烟,尽管还是一团浆糊,然而我确实有着关心人文、关心社会、关心民生的向往,这些都是在阅读中确立的方向。不论快慢,渐行渐远,一路风尘,择林而栖。

 

2018年3月4日

 

之所以不喜欢现在的流行歌,因为节奏快、躁,这首歌慢慢的,挺好。 

💎'雨露'💎:

……

我对你纯粹

我对你纯粹

 

我对你的情是纯粹的

纯粹到梦里

我对你的心意像雾霭的光景

你不是我梦里的常客

然而  你每一次出现

总能以不同的方式

牵动我

那根敏感的  弦

 

当然了

我更希望一切都是多余的

因为我  更希望  和你

是纯粹的  朋友——

只有这样  我们  才可以

相关多年……

 

2018年3月2日

 

一切刚好

一切刚好

 

如果一百三十七亿年前

没有那场点与点的相撞

就不会有今天的我和你

 

幸好之后的九十七亿年

元素汇聚成了物质尘埃

幸好它们没有被黑洞吞噬

幸好陨石不足以摧毁地球

否则

四十五亿年前就不会有太阳

四十亿年前就不会有地球

现在

就不会有我和你

 

如果地球距离太阳再远一点

只需一点

地球就不会有生命

如果地球距离太阳再近一点

仅此一点

地球就不会有当下

就不会有和我你

 

感谢此前的五次物种大灭绝

让人类成了当下的主宰

感慨祖先智人的探索

让人类生存到今天

让我和你今生相见

 

2017年7月2日


倾君令

倾君令

今夕何夕那苍茫,载我浩渺夜星光。
见兮现昔不凄凉,乐兮足兮心不荒。
美人遥兮不梳妆,千华涵尽君在堂。
不问十年方知处,唯怕险恶害娥娘。
儒生不识武林功,无能千里把心送。
若使莲花作蒲羽,劝君勿令枷锁趋。
今生不能相扶将,待到来世诉衷肠。

2017年7月1日

谢谢你,陪我度过青春暮年

谢谢你,陪我度过青春暮年

 

文/独孤二岁

 

我在遥远的南方,感受着酷热的暖空气,就连此刻,也不得不借助空调的“不按常理出牌”才能维持我的舒适感。没有办法,即便在这么舒服的狭小空间里,我依然睡不着,一方面是夜猫子,一方面是因为你。

和你分别的第一天我就经不住想念你了,你说,我以后该怎么办才好?

 

1

 

《鹣鲽情深》,我正在循环播放,为的是迎合此刻的气氛。千丝万缕的想念呀,总得有个理顺的过程,我想谢谢你,不仅仅是因为和你相识,更是,是你让我做了一个君子能做的事情。

那个夜晚,如果不是你给我消息,我或许就没有勇气约你出来,见一面。如果不是你之前说过合照作纪念,我也没有理由、没有机会和你合影——真的,这是我仅次于能和你在一起最幸福的事情了。

我在操场寻你的时候,心里很着急,那时候已经九点了,给我们独处的时间也只剩下不到六十分钟。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你偏告诉我什么东南西北,太耽误时间了,终于,在挂断电话后五分钟内,在一片幽暗的白光下看见了你……

你可知道,我们在操场一圈又一圈地打转转,我心里是一阵又一阵的波澜。多少情话只得化作君子之交的关怀和祝福;千千结的情丝呀无可奈何的伪装成坚固的友谊。

 

2、

 

那晚好像没什么风呢,我就看着你的脸颊、额还有灵动的眼睛,我就在想,如果我能过目不忘,该多好。我说过你胖,你说你很标准;我说过你黑,别去擦胭脂磨粉,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听。真的,说句心里话,十年后,我希望你保持现在这个样子,别去粉饰自己,因为,我对你动情,是源于你的内在。

你的名字太普通了,致使我们即便同一个班也没注意过你。感谢上苍,因为偶然地一撇,瞥见你的笑容,让我记住了你。文静,是我对你的第一印象——仅凭一个笑容。

后来啊,我们认识了。那会儿,你也仅仅是我一百多个大学好友里普通的一个,我们平时几乎没有交际。

对于人来说,或者说对于人生来说,什么叫偶然,什么叫必然?又何谓宿命呢?谁说得清呢,你说对不对?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一切的发生都是我们自己的行为决定的,就像我对你的感情,其实源于很偶然的(就用偶然吧)借你的民诉法和知识产权法笔记来抄。

刚开始那两次借抄,我始终记不得你的样子——你太普通了。之后慢慢地,从记穿衣的颜色,过度到了你的额头与发型的结合,最后才是百分百锁定,都怪我这先天的脸盲啊。

我这才想起来,我们第一次畅谈是在某个转寒的夜晚,在通往西街的路上。我那会才发现,原来你文静的外表下藏着的是这么能说话的一个人,难怪寒假里你告诉我说“我很开朗的。”我相信了。

 

3、

 

后来啊,我们在A7的楼下、树下、长椅中,一聊就能聊大半个小时。谢谢你起初这么主动和我家长里短,不然按照我那段时间的状态,没有办法第一个拉扯话题的。正因与此,慢慢地,慢慢地,我被你的某些特质吸引了。

毕竟不是第一次对一个女孩产生好感,更何况当初的落败已经使我对感情绝望,所以不敢想太多。后来,有一两个星期我们没有见面,我对你的念想始终淡淡的,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误判了对你的好感。挚友说,“或许你并没有遇到你真正喜欢的那个她。”

可是,五月的一天,我和你又恢复了联系,我借你的笔记,还你的笔记,在见面的时间继续东说说西扯扯,也就是说起《穆斯林的葬礼》,我才知道,对于你,自己也用了“只能”两个字定义了未来的婚姻。当时我才知道,自己的心会痛!

从那以后,我开始仇视文明的脉络发展到此,我憎恨文明给我们人的束缚,我不甘心,为什么人的情感要受制于礼教!六月六号那天,因为想你,我尝试用骚体写了一首《为尔如来》,那首诗是定义我毫无疑问地对你产生感情的标志,直到一年多一点的现在,我对你的情依旧如是。

 

4、

 

这一年以来,我见过其他漂亮的女孩子,也曾因她们的妩媚和自己的审美而动容过,甚至写下《好时光》这样的赞美诗,然而短暂的留恋一过,就像过眼云烟一般不再理会。也曾经盲目地尝试将就过某个人,但是经历过才知道,这个人在男女之事上不过是没有分寸而已。

盲目、寂寞,我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完成了一切,再回过头来,心还是被你牵动着……如果让你知道我曾变过心,你会怎么看我?我不敢想象。

 

5、

 

写到这里,我还想跟你说声谢谢,虽然你几乎不可能看到。是你,让我知道一直想遇到的是什么样的女孩。忘了是哪一天,在法学课休息期间,你告诉了我一件事。那周的卫生法学课,高老师问你们是通过什么途径了解性知识的。等你说出这三个字真费劲,你犹犹豫豫,欲言又止,没记错的话你好像还用笔写出来告诉我的,不过最后你还是很勇敢地把这三个字给念出来了。那一次,我心里有一个声音,“你就是我一直想遇到的人。”你太纯洁了!

可惜的是,我又能如何呢?矮穷矬我占了两个;“目盲不可以视”我占了估计有六成,要数落自己太简单了。一直以来,我都是把你当成我一个美丽的邂逅,不敢奢求有什么进展、有什么爱情发生。

我还想谢谢你的是,是你让我知道,自己也能像一个君子一样尊重你。

那天晚上,我曾有过牵你的手、甚至紧紧地抱住你的冲动,然而在操场的弯道处,灯光正好照亮你的一侧脸颊,我看着背光一侧的你,心想,既然我们不能成为恋人,我怎能夺走你的第一次,我怎能如此?我不可以这么自私!我强忍住烈火般灼烧的内心,继续和你谈笑风生。挚友评价说,“君子之所为”,看着她的评价,我不禁一笑,原来自己也能是个君子。

 

6、

 

每次在QQ上呼唤你的时候总会在你的名字后面加个“啊”字,不知道你是否能想到,其实这个“啊”字包含着我对你的情。

这么多日子过去了,不知道你到底察觉到我对你动情没有,或许你是知道的。不然你就不会给我发一张24号你在沉尸湖的亭子里拍的单独照了,并且说“给你留个纪念。”不过又或许你由始至终并未察觉,因为你一直以来对我这么友善、热情和信任。这样想想,我不暴露,你不察觉,我们的关系才能一直这么的和睦,并且在我们踏上见习之前还能有这么一个美好的夜晚。

 

记得上一次提出送你去楼下的时候你拒绝了我,并且问为什么想送你回去,我没有失控,然而心里却不安起来,我害怕你会告诉我你有男朋友或者喜欢的人,而仅仅是因为不想让你的小伙伴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

而这次,我说陪你再走一段路的时候,你答应了。等到了A7楼下,你准备说再见时,我的心炽热地燃烧着,在那短短的几秒钟,我甚至还有想坦白的冲动,在你挥挥手时,我有无数句舍不得想对你说,那四个字,那四个字就在我的喉间……在最后的最后,我所有的肢体语言的冲动凝聚成一个动作,用手握住了你的小鱼际,又很快松开;所有的话语也仅仅在一句“你保重”三个字里淹没了。

道别后,我走了几步,才想起回头看你,可惜,灯光太遥远,我已经看不到你的背影了,已经看不到了……我这才发觉,怎么来时的路那么短,现在,我踏出的每一步变得这么的艰难。我迈出一步,表明我离你远了一点。一点,一点,再一点……直至我看见拐角的花坛,送你回去的路已经被我甩在身后,我和你,只能明年再见……未来的三百六十天的日子,会发生什么,会改变什么,我多么希望,故事能够更加圆满,我多么希望来生还能和你再相遇,在美丽的校园里,在彼此还都纯粹的年纪,遇见善良、正直、纯洁的彼此!

如果真的有来生,希望我们能够流着同一民族的血液,不受礼教的束缚;希望我能够耳聪目明,为人英勇,不受条件的捆绑;希望你能依旧这样温柔、这样儒雅……

谢谢你,陪我度过青春暮年。

 

2017年6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