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枪的猎人

为文学而生,为哲学而疯,为音乐而喜。

日记:6月26日,雨。

2018年6月26日,雨。

日记,老天爷呀,得有三年没认真写过了。日记的价值之处,是经历的记实,我承认,曾经篡改过日记,只不过是对从前的幼稚之举和心境的一种……抹灭。

回烟台那几天,从第一天的不适应——南街、地下超市和二餐的变动,到一个一个地见老朋友——把我名字直接改了的晓萍;“不怼不壮”的徐爱红;莉莉、珊珊……

算了,有关心酸又暖心的烟台一行,我且想着另一篇文章去记录吧。从昨天坐火车回来济南这,岔路街这鬼地方我找到了当年刚去到历山路的心情。陌生!经过了昨夜风雨交加的虐待,今天依旧要为设施的损坏、家具的不齐全而发愁,Lucy原来在青岛待过三年也无法接受玉米糊,才知道袁潇并没有习惯山东的“恶劣”的饮食,喜欢用北京的“好”来吐槽这里。说实话,济南这城市本来就不咋地,如今还得在从前的“贫民窟”待上一年,我自己也很难接受,不然我怎么会有种刚到的济南康复的感觉呢?

今天匆忙的买了一点盆啊抹布之类,就在住的地方蜗着不想动了。所以,下面的主题是,午睡。我依旧是插着耳机睡觉的,就在醒来的时候,耳边响起《深深深》——李克勤的情歌之一,当年听到这首歌的时候,胖子他们都还在,脑子里猛然间就回到了济南康复的一个画面,自己饭后百步走。

我就是这样,尤其是歌曲,最容易让我睹物思人,“思”的还有画面、感觉。恰此时,小颖久违地分享了和一位老师的对话给我看。我看了后,很感性地跟她说,她已经很久没有分享过和某个人的聊天记录给我了,想当年,刚去济南康复那段时间,她时有这样的举动……连带着闪电般想起我们两个的一些暖心、交心的对话和鼓励和诉苦,等等等等!小颖说,不用想啦,只是和你分享,这种不舍。

小颖今天也提前离开了学校,继续她新的征程,和她徒步烟大、海边以及返程的路上,我们又像在济南时那样,说说自己说说对方。真的,小颖说到,自己将来是黄××(名字我又忘记了)的专属,时,我看着她,心想:确实啊,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就意味着一些东西会失去或者叫牺牲的。像我和小颖这样异性缘特别好的人,等有了另一半之后,需要有界线了。

额,我在写什么呢……

算了,今天能写的,事情没多少,更多的是……陌生、回忆、怀念——怀念在济康认识的特教同学,和他们相处的日子,更让我沉甸甸的是和小颖的周游片段,她在我和亚楠、佳佳一起吃饭时送我的明信片,写的内容,何尝不是我的心声呢?

刚认识她不久,在济康时,她录制的一篇文章,标题“望君安”——望君安!


暂别这个牛不起来的城市

暂别这个牛不起来的城市

 

文/我是小黑

 

人的感官是很奇妙的,时间的长短是感官来决定。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着晚上十一点的到来,背上我的书包,提上我的行李,暂别这个牛不起来的城市。后悔吗?后悔吧,其实有点。性格问题,我太固执。半年一换,太麻烦!可是跟能学到东西相比,不值一提吧?

昨天辛辛苦苦地去联系中介,我尽量回避视力问题,总之知觉告诉我是该回避的。然后在拉上死狗的情况下,跟着柳哥一栋楼一栋楼的爬,最后我和LUC也都对第四间表示满意。我坐在沙发床上心里面嘀咕汤圆为什么一直纠结那个我说的“压抑”的问题。幸好,她最后妥协了,她失落的挂了电话,接下来就是签合同的事情了。

资金方面我们三个人都很谨慎,我拉上死狗是明智的选择,一方面他视力好,一方面他社会经验足够。谈话过程中他代劳我去询问和交流,最后一千七的价格谈下这笔生意,合同以及其他文件内容也浏览过表示没有问题,太好了!

剩下的就是转账问题,唉,他妈的,我也不知道怎么的,打错字唉。最后两次转账给中介之后,这件事算彻底完工了。

晚上拿到了钥匙,也拜托了瀚绪帮我扛行李上屋子里去,两个人汗如雨下的扛着几十斤重的破麻袋,两层休息一次的进度……来到了六楼,发现这钥匙还是这把锁,太日了狗的陈旧,转的不痛快,好几次才开到门,额,锁门也这个德性!

当我坐上车,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失落感,有些难过!后来很感性的跟强哥说了一些话,强哥也回我消息,说,他在火车上,两日两夜没有合眼,现在和我说说话,心里面也舒服很多。感觉强哥对我来说,近似家人的存在,每当我很失落、很消极的时候,和他说说话,我都会有种稍稍平静的,或者说强烈的依靠的感觉。

回到宿舍,准备度过在济南康复最后一个安眠的夜晚,正在刷屏,向晚颖给我来了微信电话,嗯,她的状态我听得出来,有事要说……就这样聊了一个多小时,我们这里说说那里说说,逐渐的,疲惫的我又精神起来了。我坐在阳台上,风呼呼地吹,忽然觉得,精神的疲惫胜过了肢体上的疲劳,所以我才这么的无精打采,是他们两个前后让我精神振作,从心里面收获了亲切感,如是而已!

慢慢地,凌晨之交,我就睡去了……今天送走了瀚绪,房间终于剩下我一个了,可又有什么意义?

烟台,有许多我想见的朋友,Lucy、强哥、向晚颖、还有敏哥哥。

 

2018年6月16日


得天之道

人所生之物以为具视之功能,而“骈死”者是不动在物而惘也哉。故行于地而问于天,是物所足而功能承接之后事,行于地鲜有问于天未能、物所以匹夫者。匹夫者,既问于天而无道于人,既行于地而无千里之能事,故得天之道而失地之千里也。足下无寸土,而天道悬千里,是谓丈夫之不能也欤。

《迷雾(Misty)》我服你

《迷雾(Misty)》我服你

 

文/在北一渔

 

《迷雾》,有人居然说它烂尾,我一开始还真信了。等看完了才发现,哪里烂尾了,只是接受不了这个神逆转而已。

可能是我还修了法学的缘故。对于让人揪心的剧情,我关注点更在Freedom of the press和Checks and balances这两点上。

在说这两点之前,略略地提一提剧本人物吧。

 

先说高慧兰。三个男人都被她牵着走的角色。说实话,第一集开头给她的事件“2017年度媒体人奖 大奖”这事干的相当不地道,我对她的主角光环认为是瑕疵,看到后面才懂,她陆陆续续的干的这些事儿:抢韩知媛的大奖、做青瓦台代言人、甚至是嫁给法律圈龙头大哥级的儿子姜太煜都是有目的的:就是为了将来自己更好地、更顺利地履行媒体人的天职。这一点高慧兰在剧中跟局长坦白过,之所以要踏足政界,就是为了这个。

她的情感线,可以说更能让观众褒贬纷纭的了。河明宇留着最后说。她真心爱着李宰英,甚至七年之后的现在,可高慧兰是什么人,野心家、有理想有抱负,怎么可以嫁给一个当时什么都不是的小子(他不一定穷)?于是乎尽管跟他翻云覆雨过,依旧say good bye!李宰英不愧是高慧兰的前男友,奋发图强七年后成为了世界冠军,在妻子的一再坚持下提前回韩国不知道要搞什么鸡鸡。后续发生的事情我就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此处省略一万个字。

李宰英回国后的表现我感觉像心理学那种说的,初恋因为是失败的,内心里面一直想圆满它,所以才这么的牵肠挂肚。李宰英本想着回国后继续红旗不倒,彩旗飘飘,没想到啊没想到,一不小心得罪了姜太煜,同时也得怪自己的脑门太水,被人一推就死了——编剧还是导演,我也想给你寄刀片了。


就这样李宰英在美国不知道happy过多少女子,回国后享受过韩知媛娇滴滴的身体后呜呼哀哉了。固执、狂妄、自负,他不死谁死?

姜太煜,出身显赫,继承父辈的优良基因,起初成为一名检察官,然而不愿同流合污退居为一名国选律师。他一不小心爱上了自己都无法驾驭的高慧兰,仕途乃至余生发生了不可描述的变化。其实他我觉得说不出什么来,看见自己的女人跟前男友在车上腻歪,谁能承受得了?池珍熙的演技挺好,那种痛苦又纠结的表现。剧本当中对他这个人物的特点有过评价了,大部分是河明宇点明的:自私,自尊心太强,如果他再豁达一点,高慧兰就不会赶上这趟浑水。


不过话说回来,他如果不爱她又怎么会恨她呢?又怎么会一再守在高慧兰身边呢?所以,爱情可别把自己弄得真的像那句浪漫的话语“爱情也可以使人狭隘,连一粒沙子都容纳不下”你看看,这就是结果。

河明宇,啊,这个倒霉催的。第一次进监狱是因为爱情,第二次进监狱又是因为爱情。但是这整部剧我特别佩服他,他把这部剧所有的悲欢离合,每个角色的遭遇都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不,不是任何人的过错,我们只是在过着各自的人生而已……”多么牛逼哄哄的一句话,看得我一下子对这部剧的不完美结局释然了不少。就在此刻,我又思忖了一下下,这句话会不会有点宿命论了呢?


徐恩珠,一个苦命的女人。有句话这么讲“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她的人生只能呵呵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她和高慧兰正好是一个对比:女权主义者,和传统的相夫教子的少妇。她们二人的遭遇或者叫人生告诉我们什么,就见仁见智吧。


《迷雾》的人物就说这几个主要的吧。其他人下面在提一提。



我最早看韩国电影多得老友的推荐,《辩护人》那是我对韩国影视第一次理解,后面大学这三年陆续看了《局内人》和《七号房的礼物》,(《阿修罗》没坚持看完),佩服韩国的民主和政治权力的被制约。

尽管《迷雾》当中也塑造了尹记者这样的角色来反应想凭借一人之力扳倒强大的黑势力是几乎不可能的现实。不过长江后浪推前浪,以张奎硕为首的JBC电视台可谓正义的化身。起初他一再对高慧兰不爽的表现,我以为他是个腐朽的老干部,顺便的说,剧情的一开始展现了一副只有高慧兰是奋勇直前的节目主持人,可是越到后来才发现,其实张奎硕才是正义联盟实至名归的盟主,其他成员也是战士。


在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个人,韩知媛。一个有上进心、有能力的后辈,年轻气盛也风流的女性。起初她的小三事件让我对这个角色相当失望,这么高颜值又有能力的角色竟然堕落到小三的主。可是啊可是,剧情总是意料之外的。后来,她曾经跟高慧兰说过的一句话点醒了高慧兰,那句差不多是:这个位子不会永远都是某个人的。高慧兰对她寄予了厚望,同时也“放权”给她锻炼的机会。这不,那个郑大韩就是她和郭记者联手干掉的。第10集,高慧兰敲响消防警报,引蛇出洞后,韩知媛面对郑大韩的言辞,她面不改色的说“郭记者,走啊。”录音机、摄影机加上那招牌背景音乐,韩知媛网络直播走起。我当时心里面想:我去,韩知媛这下行啊,从小三化身正义记者!

同时,这件事惊动了尹记者当年想干掉的黑恶势力姜律律师事务所。原来,新闻媒体和政界、法律界都是一条裤的,这时候JBC的上级副社长企图阻止九点新闻报道郑大韩的丑闻,结果却被张奎硕将了一军,他屁都不敢放一个。张奎硕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要想和恶人对抗,你得比他们更狡猾更狠毒。


郑大韩被打倒后,姜律律师事务所联合政界几个狼狈为奸的家伙,干预司法公正,企图提前开审高慧兰,也密谋引诱高慧兰和张奎硕鹬蚌相争。我当时就在想,两个这么聪明的角色,估计不会那么蠢上当的。果不其然,高慧兰和张奎硕暗地里联手鼓动卞优贤反水。高慧兰一案败诉后,检察长对他及其失望,而且他在搜集证据过程中还犯忌,大白天下后,检察院为此蒙羞。卞优贤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于是乎听从张奎硕的计划,在辞掉检察官一职前,跟检察长说:“我一个人离开并不能改变任何事,请您利用我把我当成您手中的利剑吧。”(音乐起)“我会像个检察官一样,调查姜律律师事务所的非法行为,恢复检察官掉落在地的尊严!那之后……我会脱下这身制服!”卞优贤带领检查组查抄姜仁瀚的时候,面对姜仁瀚的傲慢,他只是微微一笑。看啊,“我”和你一条船的时候当然怕你了,可现在“我”因为你们的阴谋诡计什么理想抱负都成为泡影,“我”还怕你不成?那句话真是对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卞优贤如果当初也为正义辞去检察官,和姜太煜联手开律师事务所,或许人生也会不一样吧。毕竟为了帮助姜律律师事务所干掉高慧兰而冒死做假证,即便辞去检察官名声也臭了。现在他也算是积点阴德而已。

 

关于这部剧我就说这么多吧。这部剧从第一集就上演着媒体人跟黑势力的龙争虎斗大戏,在结局总算也来点小清新:郭记者不胜酒力,而韩知媛这时挺身而出替他干了这杯,看得众人羡慕不已,这个画面也算是来点缓和的氛围。毕竟晒哥配美人是符合观众心意的。

 

2018年4月3日


独居第一天

                            独居第一天

                           文/在北一渔

今天一路风尘,穿行在云端,行走在新旧交替的楼宇和人群中,那个找不着北的我又回来了。在左转转右转转的时候,我在想,以后有了女朋友,估计都是她带我去哪里哪里,不是我带她去哪里哪里了。我也有想象过回来之后会感慨什么,不过我想多了。
回到宿舍,一片狼藉的惨状,幸好窗是关好的,否则少不了飞沙走石的场面。当我忍受着扑鼻的尘土,把地扫了N遍拖了N遍之后,突然佩服我妈那苦命的身子,一天到晚不是喂鸡喂鸭就是打扫禽粪,不是打扫屋子就是清理八哥的便便……幸好家里乌龟和鱼不用她管。
衣服都整理好、洗了一部分之后,感觉这时候躯壳才属于自己。
我拿着盆回房间的时候,撇了一眼对面的宿舍,心里隐隐地一沉,真是让人唏嘘的两尺余。

晚饭过后,我躺在床上,看着昔日旧友的床铺,他们的身影闪现在脑海,空唠唠的室内,我经不住回忆起那个爷们一样的天津可爱漂亮姑娘、那个常常嘻嘻哈哈聊四海八荒的董小姐、那个“你买气球吗?”的曹珊珊、还有那位我曾一度纠结于斯的装睡的小姑凉……好怀念大家一起答题的场面,拍案叫绝、不甘心的剁脚、“怪我怪我”的悔之晚矣。
话说起初来此,还因环境的“恶劣”友人的陌生而一度难受过,若非颖君宽慰,此等何其煎熬。这可谓白驹过隙,一切都那么的缘起缘落,如今就剩我一个在这回忆了。
我转过身,敲了敲电脑,心想:该过一过独居的日子了。

2018年3月18日

年度总结

幸甚第一

        丁酉在末,壬子將別,是夜博覽,知乎喚結。吾本於寐,卻令精神,方在《醫》書,閉來撰文。
        三年又一,父慰吾言:“算命之說,汝學之成、事業之繽,將在丁酉。”吾不管顧,如今是年,且細想來,未必胡言。
        年少懈惰,轉折天佑,既赴山東,爾第七星。煙宇之學,千年之喚,未得良師,三年渙散。不知出路,又路濟南。幸甚至哉,遇良王氏。王氏在學,祈能左右,乾坤翻覆,不被按摩。按摩不劣,然己不臣,惜在愚目,制我一身。為學能醫,不受前陳,醫方首次,輔我能仁。

情愫第二

        唯至亂吾,非情不屬,前害求學,繼又受苦。苦可多言,不被虛度。晚燈已別,是禍是福;曾恨血統,教義論族,僅得夜伴,基年亦淑;時至今日,應當意足。且是多情,亦在傾心:天仙之見,生恨晚現,知女求郎,已在四方,頓起寬慰,既見何妨。隨筆成客,別走他鄉。

                        記小穎君

                         文/目愚
   

        這是貳〇一七年十一月的最後一天。在這個月,我經歷了友人的別去、意中人的告別以及WiFi的終結。
       小穎君,可以說是我大學時代裡,目前為止遇到最晚的一個將近用靈魂交流的女性朋友。起初,她給我講靈性心理學、講三毛、講旅行。我對她有著對學者的崇拜,我自視讀書很多的人,然而也清楚的認識到自己無非是“博者不知”,所以遇到這樣的知者,理所當然會有崇拜的感覺。說到這,講三毛的時候,如果不是姐姐她提過三毛是個任性的人;如果我當初沒有看過紀錄片《吸引定律》以及有一顆旅行的心,我們的這幾個話題也說不起來。
        後來,慢慢地,我們從文學、心理學聊到了生活,從旅行聊到了濟南,從濟南聊到了與人相處,漸漸地,我們變成了用心相交的朋友。她向我敞開心扉,傾訴肝腸,我少有地成為了傾聽者……直到開學到濟南報到的第一天,我才發現,其實自己也很需要一個人來安慰我,給我力量,小穎君此刻成為了這樣一個角色。她給我鼓勵,告訴我韓胖子他們很好相處;第二天中午分享了白岩松說給柴靜的那段話給我——我記得大學也看過《看見》,當時只覺得這段話很有哲理很鼓舞人心,然而,那天看到這段話,我的感受完全不一樣。
        慢慢地,我適應了實習點的朝九晚五、先後熟悉了韓胖子、翔宇……那種剛來到這的陌生感、孤獨感逐漸退去。此後的兩三次回想那一小段適應期,既懷念又感激有小穎君的鼓勵和安慰!
        當人們之間慢慢熟悉,就會看到彼此的光鮮和暗淡。我在她面前表現過消極,坦白過對生活的失落,對婚戀的絕望。她向我坦言過生活的不際遇,對人性的困惑。從她身上,我感受過自己的力量太小;從她身上,我感受過一個人難能可貴的樸實無華;從她身上,我無比羨慕她的男朋友。
白雲蒼狗,不知不覺,我們一起經歷了秋天和一點點冬天。我們從各大校園跑到了醫院;我們從寬厚里跑到了黃河大橋、銀杏樹林;我們,從老東門真的徒步走到了芙蓉街。
        回想起一幕幕過往,不禁令我感慨:此生青春的輓歌,身在異鄉為異客,有這樣的同道中人,甚好。當我們走在山大的時候,我也會想起和喻妍在最後的煙台時刻一起去過魯東、煙大和工商,心中後悔,為什麼只有在這一點點時刻,才想著一起去呢?
或許是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和小穎君就說,等你們下學期換實習點了,週末就沒有人陪我出來玩了。萬萬沒想到,等不到下學期,就已經沒能陪我出去玩了。
        我生平第一次經歷和朋友在火車站道別,或者說經歷送人性質的道別。這種感覺,比當初高二在檢票大廳目送藍青送唏奇上火車的背影時那種不捨更為強烈和清晰。“相聚的時間總是短暫的”,在那個地勤催促我們趕緊檢票進去時,小穎君挺瀟灑的說。這下顯得我太婆媽了。
        目送她擠進長長的隊伍,三三兩兩的人淹沒了她的背影。我三步兩步的倒退著,她的身影像躲藏在雲團之中的日光那樣時隱時現,最後看著她拐過一個角落,我再也發現不了她,我這才罷休原路返回。
        我抬頭仰望濟南站三個大字,視線久久不肯離開這座大樓,這裡有我非常重要的朋友,她的腦袋里承載著我們的回憶……我插上耳機,開啟了音樂,轉身離開了濟南站。坐在公交車上,看著倒退的場景,我在感性的情緒中不可自拔,我在感慨生離、我在思忖友誼,同時在思考,什麼是青春。

2017年11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