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枪的猎人

为文学而生,为哲学而疯,为音乐而喜。

暂别这个牛不起来的城市

暂别这个牛不起来的城市

 

文/我是小黑

 

人的感官是很奇妙的,时间的长短是感官来决定。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着晚上十一点的到来,背上我的书包,提上我的行李,暂别这个牛不起来的城市。后悔吗?后悔吧,其实有点。性格问题,我太固执。半年一换,太麻烦!可是跟能学到东西相比,不值一提吧?

昨天辛辛苦苦地去联系中介,我尽量回避视力问题,总之知觉告诉我是该回避的。然后在拉上死狗的情况下,跟着柳哥一栋楼一栋楼的爬,最后我和LUC也都对第四间表示满意。我坐在沙发床上心里面嘀咕汤圆为什么一直纠结那个我说的“压抑”的问题。幸好,她最后妥协了,她失落的挂了电话,接下来就是签合同的事情了。

资金方面我们三个人都很谨慎,我拉上死狗是明智的选择,一方面他视力好,一方面他社会经验足够。谈话过程中他代劳我去询问和交流,最后一千七的价格谈下这笔生意,合同以及其他文件内容也浏览过表示没有问题,太好了!

剩下的就是转账问题,唉,他妈的,我也不知道怎么的,打错字唉。最后两次转账给中介之后,这件事算彻底完工了。

晚上拿到了钥匙,也拜托了瀚绪帮我扛行李上屋子里去,两个人汗如雨下的扛着几十斤重的破麻袋,两层休息一次的进度……来到了六楼,发现这钥匙还是这把锁,太日了狗的陈旧,转的不痛快,好几次才开到门,额,锁门也这个德性!

当我坐上车,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失落感,有些难过!后来很感性的跟强哥说了一些话,强哥也回我消息,说,他在火车上,两日两夜没有合眼,现在和我说说话,心里面也舒服很多。感觉强哥对我来说,近似家人的存在,每当我很失落、很消极的时候,和他说说话,我都会有种稍稍平静的,或者说强烈的依靠的感觉。

回到宿舍,准备度过在济南康复最后一个安眠的夜晚,正在刷屏,向晚颖给我来了微信电话,嗯,她的状态我听得出来,有事要说……就这样聊了一个多小时,我们这里说说那里说说,逐渐的,疲惫的我又精神起来了。我坐在阳台上,风呼呼地吹,忽然觉得,精神的疲惫胜过了肢体上的疲劳,所以我才这么的无精打采,是他们两个前后让我精神振作,从心里面收获了亲切感,如是而已!

慢慢地,凌晨之交,我就睡去了……今天送走了瀚绪,房间终于剩下我一个了,可又有什么意义?

烟台,有许多我想见的朋友,Lucy、强哥、向晚颖、还有敏哥哥。

 

2018年6月16日


得天之道

人所生之物以为具视之功能,而“骈死”者是不动在物而惘也哉。故行于地而问于天,是物所足而功能承接之后事,行于地鲜有问于天未能、物所以匹夫者。匹夫者,既问于天而无道于人,既行于地而无千里之能事,故得天之道而失地之千里也。足下无寸土,而天道悬千里,是谓丈夫之不能也欤。

《迷雾(Misty)》我服你

《迷雾(Misty)》我服你

 

文/在北一渔

 

《迷雾》,有人居然说它烂尾,我一开始还真信了。等看完了才发现,哪里烂尾了,只是接受不了这个神逆转而已。

可能是我还修了法学的缘故。对于让人揪心的剧情,我关注点更在Freedom of the press和Checks and balances这两点上。

在说这两点之前,略略地提一提剧本人物吧。

 

先说高慧兰。三个男人都被她牵着走的角色。说实话,第一集开头给她的事件“2017年度媒体人奖 大奖”这事干的相当不地道,我对她的主角光环认为是瑕疵,看到后面才懂,她陆陆续续的干的这些事儿:抢韩知媛的大奖、做青瓦台代言人、甚至是嫁给法律圈龙头大哥级的儿子姜太煜都是有目的的:就是为了将来自己更好地、更顺利地履行媒体人的天职。这一点高慧兰在剧中跟局长坦白过,之所以要踏足政界,就是为了这个。

她的情感线,可以说更能让观众褒贬纷纭的了。河明宇留着最后说。她真心爱着李宰英,甚至七年之后的现在,可高慧兰是什么人,野心家、有理想有抱负,怎么可以嫁给一个当时什么都不是的小子(他不一定穷)?于是乎尽管跟他翻云覆雨过,依旧say good bye!李宰英不愧是高慧兰的前男友,奋发图强七年后成为了世界冠军,在妻子的一再坚持下提前回韩国不知道要搞什么鸡鸡。后续发生的事情我就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此处省略一万个字。

李宰英回国后的表现我感觉像心理学那种说的,初恋因为是失败的,内心里面一直想圆满它,所以才这么的牵肠挂肚。李宰英本想着回国后继续红旗不倒,彩旗飘飘,没想到啊没想到,一不小心得罪了姜太煜,同时也得怪自己的脑门太水,被人一推就死了——编剧还是导演,我也想给你寄刀片了。


就这样李宰英在美国不知道happy过多少女子,回国后享受过韩知媛娇滴滴的身体后呜呼哀哉了。固执、狂妄、自负,他不死谁死?

姜太煜,出身显赫,继承父辈的优良基因,起初成为一名检察官,然而不愿同流合污退居为一名国选律师。他一不小心爱上了自己都无法驾驭的高慧兰,仕途乃至余生发生了不可描述的变化。其实他我觉得说不出什么来,看见自己的女人跟前男友在车上腻歪,谁能承受得了?池珍熙的演技挺好,那种痛苦又纠结的表现。剧本当中对他这个人物的特点有过评价了,大部分是河明宇点明的:自私,自尊心太强,如果他再豁达一点,高慧兰就不会赶上这趟浑水。


不过话说回来,他如果不爱她又怎么会恨她呢?又怎么会一再守在高慧兰身边呢?所以,爱情可别把自己弄得真的像那句浪漫的话语“爱情也可以使人狭隘,连一粒沙子都容纳不下”你看看,这就是结果。

河明宇,啊,这个倒霉催的。第一次进监狱是因为爱情,第二次进监狱又是因为爱情。但是这整部剧我特别佩服他,他把这部剧所有的悲欢离合,每个角色的遭遇都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不,不是任何人的过错,我们只是在过着各自的人生而已……”多么牛逼哄哄的一句话,看得我一下子对这部剧的不完美结局释然了不少。就在此刻,我又思忖了一下下,这句话会不会有点宿命论了呢?


徐恩珠,一个苦命的女人。有句话这么讲“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她的人生只能呵呵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她和高慧兰正好是一个对比:女权主义者,和传统的相夫教子的少妇。她们二人的遭遇或者叫人生告诉我们什么,就见仁见智吧。


《迷雾》的人物就说这几个主要的吧。其他人下面在提一提。



我最早看韩国电影多得老友的推荐,《辩护人》那是我对韩国影视第一次理解,后面大学这三年陆续看了《局内人》和《七号房的礼物》,(《阿修罗》没坚持看完),佩服韩国的民主和政治权力的被制约。

尽管《迷雾》当中也塑造了尹记者这样的角色来反应想凭借一人之力扳倒强大的黑势力是几乎不可能的现实。不过长江后浪推前浪,以张奎硕为首的JBC电视台可谓正义的化身。起初他一再对高慧兰不爽的表现,我以为他是个腐朽的老干部,顺便的说,剧情的一开始展现了一副只有高慧兰是奋勇直前的节目主持人,可是越到后来才发现,其实张奎硕才是正义联盟实至名归的盟主,其他成员也是战士。


在这里我不得不提一个人,韩知媛。一个有上进心、有能力的后辈,年轻气盛也风流的女性。起初她的小三事件让我对这个角色相当失望,这么高颜值又有能力的角色竟然堕落到小三的主。可是啊可是,剧情总是意料之外的。后来,她曾经跟高慧兰说过的一句话点醒了高慧兰,那句差不多是:这个位子不会永远都是某个人的。高慧兰对她寄予了厚望,同时也“放权”给她锻炼的机会。这不,那个郑大韩就是她和郭记者联手干掉的。第10集,高慧兰敲响消防警报,引蛇出洞后,韩知媛面对郑大韩的言辞,她面不改色的说“郭记者,走啊。”录音机、摄影机加上那招牌背景音乐,韩知媛网络直播走起。我当时心里面想:我去,韩知媛这下行啊,从小三化身正义记者!

同时,这件事惊动了尹记者当年想干掉的黑恶势力姜律律师事务所。原来,新闻媒体和政界、法律界都是一条裤的,这时候JBC的上级副社长企图阻止九点新闻报道郑大韩的丑闻,结果却被张奎硕将了一军,他屁都不敢放一个。张奎硕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要想和恶人对抗,你得比他们更狡猾更狠毒。


郑大韩被打倒后,姜律律师事务所联合政界几个狼狈为奸的家伙,干预司法公正,企图提前开审高慧兰,也密谋引诱高慧兰和张奎硕鹬蚌相争。我当时就在想,两个这么聪明的角色,估计不会那么蠢上当的。果不其然,高慧兰和张奎硕暗地里联手鼓动卞优贤反水。高慧兰一案败诉后,检察长对他及其失望,而且他在搜集证据过程中还犯忌,大白天下后,检察院为此蒙羞。卞优贤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于是乎听从张奎硕的计划,在辞掉检察官一职前,跟检察长说:“我一个人离开并不能改变任何事,请您利用我把我当成您手中的利剑吧。”(音乐起)“我会像个检察官一样,调查姜律律师事务所的非法行为,恢复检察官掉落在地的尊严!那之后……我会脱下这身制服!”卞优贤带领检查组查抄姜仁瀚的时候,面对姜仁瀚的傲慢,他只是微微一笑。看啊,“我”和你一条船的时候当然怕你了,可现在“我”因为你们的阴谋诡计什么理想抱负都成为泡影,“我”还怕你不成?那句话真是对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卞优贤如果当初也为正义辞去检察官,和姜太煜联手开律师事务所,或许人生也会不一样吧。毕竟为了帮助姜律律师事务所干掉高慧兰而冒死做假证,即便辞去检察官名声也臭了。现在他也算是积点阴德而已。

 

关于这部剧我就说这么多吧。这部剧从第一集就上演着媒体人跟黑势力的龙争虎斗大戏,在结局总算也来点小清新:郭记者不胜酒力,而韩知媛这时挺身而出替他干了这杯,看得众人羡慕不已,这个画面也算是来点缓和的氛围。毕竟晒哥配美人是符合观众心意的。

 

2018年4月3日


一个人也能过的

一个人也能过的

 

文/在北一渔

 

夜,静静的,室内室外都一样的静。我不是很喜欢静悄悄的感觉,就连入睡,我也习惯开着音乐或者语音朗读。全是因为,太安静了我会孤独。

于是,此刻听着德彪西的音乐,写一写文字好了。

从午后说起吧,我翻动着手边的文献,渴了喝杯牛奶,连手机也关机了。约是四点半过后,太阳的浅黄已经变了金黄,室内室外也都是安静的,我看着这挺大的宿舍,看着被金光有一片没一片照亮的每个角落,猛的觉得,一个人过也是不错的,没那么的空虚寂寞冷。

我起身继续冲了一杯奶,在整好的文献上留了片刻,又醒悟:哦,懂了,原来向一个人过得好,是得有事情做。人只有忙起来了,或者说有一个目标或者目的能够成为生活下去的理由,才是排除空虚寂寞冷的方式。

 

前天晚上,停电了,我为了省电只能关机。顺势地早早休息了。果然是静不得,一静下来那些琐碎的事情就涌上心头了。我困惑呀,困惑着这个问题那个问题,想找人倾诉呀,可是不行啊。各自都有需要忙碌的事情,怎么能随意打扰呢?

我的选择是对的,今天午后想起那些困惑的事情,心也平静了一些。我看着午后的太阳,思忖着,既然生活在宇宙间,我们就会体验到各种滋味,就会发生许多事情,包括心情。有的问题没有解答的意义,因为答案改变不了你的现状。有的问题更没有找人倾诉的必要,因为他们不一定经历过,他们不是你,更关键的是,他们都很忙。

 

想吧,困惑吧,寻思着吧,梦醒它吧,生活就是生活,什么困惑什么复杂的情感,就这么回事了。一个人过,就是如此而已。

 

2018年3月24日

 

浣溪沙·因梦谣

浣溪沙·因梦谣

 

曾与君隔百里香,同潮流水岸朝阳。

那日楼台百尺近,如今城宇千里长。

何心梦里又成殇?

 

独居第一天

                            独居第一天

                           文/在北一渔

今天一路风尘,穿行在云端,行走在新旧交替的楼宇和人群中,那个找不着北的我又回来了。在左转转右转转的时候,我在想,以后有了女朋友,估计都是她带我去哪里哪里,不是我带她去哪里哪里了。我也有想象过回来之后会感慨什么,不过我想多了。
回到宿舍,一片狼藉的惨状,幸好窗是关好的,否则少不了飞沙走石的场面。当我忍受着扑鼻的尘土,把地扫了N遍拖了N遍之后,突然佩服我妈那苦命的身子,一天到晚不是喂鸡喂鸭就是打扫禽粪,不是打扫屋子就是清理八哥的便便……幸好家里乌龟和鱼不用她管。
衣服都整理好、洗了一部分之后,感觉这时候躯壳才属于自己。
我拿着盆回房间的时候,撇了一眼对面的宿舍,心里隐隐地一沉,真是让人唏嘘的两尺余。

晚饭过后,我躺在床上,看着昔日旧友的床铺,他们的身影闪现在脑海,空唠唠的室内,我经不住回忆起那个爷们一样的天津可爱漂亮姑娘、那个常常嘻嘻哈哈聊四海八荒的董小姐、那个“你买气球吗?”的曹珊珊、还有那位我曾一度纠结于斯的装睡的小姑凉……好怀念大家一起答题的场面,拍案叫绝、不甘心的剁脚、“怪我怪我”的悔之晚矣。
话说起初来此,还因环境的“恶劣”友人的陌生而一度难受过,若非颖君宽慰,此等何其煎熬。这可谓白驹过隙,一切都那么的缘起缘落,如今就剩我一个在这回忆了。
我转过身,敲了敲电脑,心想:该过一过独居的日子了。

2018年3月18日

唏嘘,还能如何!

唏嘘,还能如何!

 

文/在北一渔

 

 

 

正直日薄西山,距离北上的时间越来越近,不得不说,安逸的日子呆惯了,是让人失去斗志的。

我是一个没有远虑的人,所以只有近忧。前几天知道阿满因为天分自主见习去了,这时我才对明年的自主实习有了实质性的想法,没有办法,一切都太仓促了,昨天折腾了两三处,不是本身就不接收自主实习的,就是设置门槛难以跨越的。爸爸安慰我说:“一年而已,很快就过去了,毕业了再说吧。”这个年头,没有关系,不欠人情真是寸步难行。

回到家,我看了两页西方文明史手册,我放下笔,扫了一眼这陌生的西方文明,心里问自己:我在做什么?眼前的这件事情有意义吗?

我摇了摇头,合上书,突然间又觉得,这本书或许能对我日后的创作有帮助。是的,会有的。现在,借着稍稍暗淡的阳光,我又眼巴巴的看着这本书,我意识道,我想完成的那个遥远的故事,必然融合许多领域的,历史、哲学、宗教、战争与政治……那个遥远的故事,自己不仅缺乏完成它的能力,致命的是耐心!

迷茫的时候,我偶尔会不自觉的想起刘老师在课上对我做人做事斩钉截铁的定论:每个人的失败都有他的败笔,他,脑子里充满了幻想,但是一旦付诸行动啦,就不行了。每当想起这句话,为自己的停滞不前唏嘘。

刘老师在一次课上,忘了怎么的说起那样的话,“你说不定比唏奇更聪明”,遗憾,他后面的转折点我记不得了。仔细的想想啊,多年来我自认为在语言方面不论是口语的、对抑扬顿挫的、对每个人语言特点表现出来的心理特点的敏感度,是这么的有潜力,然而当下自己依然是个外语渣。唏奇已经在奋战托福,Lucy正在备战雅思,哪能不感到唏嘘啊!

人生的失败总有他的败笔,近日突发灵感的《时空对接》在昨日重新起草之后,又辍笔了。

 

2018年3月16日

夜来一点猥琐的表情

夜来一点猥琐的表情

 

像是众鸟兽散

   每逢亥时

也好呢  可以想很多姑娘

某,某某,和某某某

 

打开一本书的感觉

合上这本书的感觉

是一样的

它还是它

关键是

自己是不是之前的自己了

 

喜欢上一个姑娘

和喜欢上另一个姑娘

是一样的

姑娘,反正都是姑娘

关键是

品味还是不是之前的品味了

 

空架子都是空架子

就看是什么类型的架子

有的是四边形

有的是三角形

 

2018年3月7日

 

以Lucy说开头

Lucy说开头

 

文/目愚

 

 

Lucy说,她和我的不同在于,知识在她的脑内是成体系的,而我的是一团浆糊。我和姐姐说,像我这种半盲不盲的着实无可奈何。出门在外,看不清吧问人,一般看不出我是有问题的,经常要么被人误会是其中有诈,抑或故意没事找事……朋友吧,附近的基本上没有了,青梅竹马都工作、结婚了;想出去走走吧,一个人真的很没趣。

慢慢的发现,我已经背离了读书的初衷,读书对我来说变成了躲避责任,消磨时光的手段。当我几天前捧着余秀华的《月亮落在左手上》时这种感觉太明显了。我惶恐不安……难道这团浆糊永远的这么浆下去?安意如、余秀华、木心,他们的作品我在品读过程中并不能像品尝美味一样的细嚼慢咽,偶尔发现自己相中的味道会仔细咀嚼一下,遗憾的是,屎都要比它慢半拍。

这时候蒋方舟进入了我的视野。

很多东西确实要看缘分的,关注她的微博很久了,可从来没看过。某天晚上去刷微博,看到她的动态,看到有网友截图Google上对她的介绍,又瞥见她去年的星空演讲,以为是什么墙内没有的,然后急不可待的去You Tube上看看——原来是腾讯视频的啊,这一看不得了,原来她是一个有傲骨的女性。正好书都要看完了,就买了一本《东京一年》,今天刚看完,是一本日记,面对日记,我决定选择性阅读,遇到艺术展览或者个别名人的专题我是不看的。我越来越欣赏蒋方舟这个人,她出身很好,妈妈也是作家,爸爸是个警察,她妈妈为了女儿成才,从她七岁吧,就欺骗她说法律规定,小孩子要是不出书就要被抓紧监狱里去。于是乎九岁成名的蒋方舟就这样被“吓大”了。

看《东京一年》过程中也看了一个她的讲座,这个人,有着文人该有的气节,有着一颗和郝景芳一样关心民情、思考社会的心,感觉这种事请一般都是男的居多,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海子他们不都是这样所以才想不开的吗?

《东京一年》其中一篇日记以香港文人江洙林(应该是这么写的)的自杀为内容,就说到一个问题,当自己发现无法改变这个社会的时候,我们应该选择去死还是苟活?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并且很有思索的必要。她应该是引用了奥登的某句诗来回答了这个问题,我很懒,不想去隔壁房间的书架上再把书拿下来了。而且蒋姑娘很喜欢奥登的样子,这本书里面至少三次提到了奥登的诗句。我的看法是,枪杆子里出政权,就这么简单——文人算什么东西,你们有枪吗?一天到晚知识分子自居,对国家对政府对社会有着怎样的蓝图,没用!

既然改变不了社会,就接受它吧,作为历史的见证者也是不错的呀。你还能靠笔杆子吃饭的嘛,一边吃饭一边嘲笑着社会如何堕落不也挺好的?见证自己的清醒,多痛快!

可惜文人就是这么的清高和心胸狭窄,容不下社会一点点污浊——一部分的文人而已。

 

大约前几天,小精灵猛的问了我一句,小说还写吗?碰巧几天前我也问了刘荷君同样的问题。她说十年内不可能写了。我的回答是。写。

《东京一年》蒋姑娘有一篇日记就提到了几位名家他们是如何为了完成一部伟大的作品而导致家庭关系紧张甚至破裂的,连马尔克斯也无法幸免。蒋姑娘说了一句,在家庭和写作之间,他们可以取舍,但是不能取舍。——大概是这么说的。

看了这篇日记我回头狠狠地审视自己,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狗屁不通的事情……忏悔录就此省略一万字吧。曾经我对刘荷君说:“我想象着某个阶段,我为了将来的那部小说,卧室的墙上挂满了天体的资料图,像面壁思过一样疯狂的恶补这些冷冰冰的物理学知识。”君子曰:“那肯定很棒!”看看现在的自己,觉得自己挖了个坑给自己。

尽管我的慢阅读渐行渐远,并非所有的如今被我束之高阁的知识都是过眼云烟,尽管还是一团浆糊,然而我确实有着关心人文、关心社会、关心民生的向往,这些都是在阅读中确立的方向。不论快慢,渐行渐远,一路风尘,择林而栖。

 

2018年3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