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枪的猎人

为文学而生,为哲学而疯,为音乐而喜。

音乐随身听:

【纯音乐】洲洲《秋天的记忆》

选自洲洲于2013年独立发行的精选集《寻觅Scorpio night》。

仲秋的凄清在暮色中轻轻漾开,心有一角无法述说的伤感。把秋天的记忆写进诗里,听秋雨轻染菊香,任秋风荡出诗意。

Canoe Pan:

当人人界限分明,人人真实有力,人际交往会变得清晰而自由。你在我的“不”前止步,我在你的“不”前驻足,不过界,不逾矩,不打扰,自然而然地,每个人都会感到和平自在,慈悲安宁。这就是关系中的双赢法则。。。

——周冲《我更喜欢努力的自己》 ​​​
【音乐推荐 :Canoe Pan】

星期八的微笑:

“我们时常感到孤独,却又害怕被亲密关系所束缚。数字化的社交关系和机器人恰恰为我们制造了一种幻觉:我们有人陪伴,却无须付出友谊。”但是,关于爱,我深感荣幸,如果爱,便用尽全力去爱。

梅勒斯:

希腊导演安哲罗普洛斯的《永恒和一日》一部如诗一般美丽的电影。对于爱情,人生,孤独,青春,绝望,故乡,生命的意义和归宿等主题进行的哲学沉思。配乐弥漫着孤独者的忧伤,也不缺平静和温暖。

哎呀。是我喜欢的那种调调

音乐随身听:

【纯音乐】Le onde - Ludovico Einaudi

选自Ludovico Einaudi发行于2011年的个人精选双CD专辑《Islands》。

鲁多维科·伊诺第(Ludovico Einaudi),意大利当代古典主义音乐作曲家、钢琴家;其音乐作品注重渲染气氛,具有简约主义色彩。自1980年代中期,他开始尝试个性化的表现形式,为许多电影做配乐,没想到因此而一发不可收。

小豆之家:

My name is Oskar. I compose music.
I imagine my songs to be like fairytales, that take the listener into a strange and surreal world. A world full of blurry images of the past; of childhood memories and characters from children's books; of clicking and ticking clocks and ever-looping music boxes, of far-away-lands, far-away-seas, far-away-skies, far-away-everythings.

小豆之家敬上!

还是我一直喜欢的那个声音……想想将近十年前的她,多美多有气质啊

Drama:

“梦见一个由青入墨的夜,借道星云,花火会找到每个竟相聚散的人。天空年轻、静谧、鼎盛和老去。一盏光是往事,一万盏光是我。见过花火便见不得花火。我们目睹这个宏大的同时,叹过各自不为人知的潮汐。”@cbvivi


这首歌的曲调在小学的时候就会哼 不知道从哪听来 还以为自创的 通常哼着哼着就哭了


昨天晚上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梦  我们带着手机没有充电器去一个天文爱好者基地 很偏僻 在那里生活一个月 所以每天用手机只有几分钟的时间

我们住在一个小木屋里 夜里躺在草地上 银河横贯天空 几近落泪 通过天文望远镜 看到木星 土星 星云 尘埃  静谧而气势恢宏 

如此过来一个月 如洁净灵魂一般 


梦见天体的情况几年不见一例 上一次梦见大概三年前 有如末日 所有星体都如悬挂天空一样 火烧云漫布世界 人们惊恐却无路可逃 我站在高楼上 看见火星和金星

 

音乐随身听:

【独立摇滚】Transatlanticism - Death Cab for Cutie

Death Cab for Cutie (DCFC),是一支1997年成军于华盛顿州的摇滚团体。主创兼主唱Ben Gibbard的唱腔具有天然的情绪安抚作用,被媒体形容为“邻家男孩般柔顺的声音”;其抒情与哲思结合的歌词,迷幻清爽的旋律,以及实验性的编曲,都极富感染力。

经过近15年的耕耘,Death Cab For Cutie收获过多次格莱美专辑及单曲奖项提名。2007年发行的《Narrow Stairs》在美国“公告牌”Top 200专辑中取得排行第一、《Lack Of Color》等经典歌曲被数部黄金剧集/电影收录进原声。

《Transatlanticism》

The atlantic was born today and i'll tell you how...
大西洋在此降临,让我向你讲述那段传奇
The clouds above opened up and let it out.
那一刻云雾消散,天光乍泄

I was standing on the surface of a perforated sphere
海洋从云端倾泻
When the water filled every hole.
注入这片我所伫足的满目疮痍的大地

And thousands upon thousands made an ocean,
无以计数的缺口填补成一片无垠的
Making islands where no island should go.
拥簇着岛屿的大海
Oh no.
哦,不

Those people were overjoyed; they took to their boats.
人们如此愉悦畅快;他们泛舟海岸
I thought it less like a lake and more like a moat.
对我而言,那不是湖泊,而是一道沟壑
The rhythm of my footsteps crossing flood lands to your door have been silenced forever more.
我那迈向你门前的脚步的旋律,似乎在穿越这洪水大陆的空间里沉默了千年
The distance is quite simply much too far for me to row
这距离对我来说,已然遥远到无法触碰
It seems farther than ever before
前所未有的遥远
Oh no.
哦,不

I need you so much closer
我太需要你再靠近我一步

I need you so much closer
我太需要你再靠近我一步

So come on, come on
来吧,来吧